林兆毅身负重任 照顾好学生成长

如何把“老师”这份不简单工作做好?年轻教师要怎么样才能在陪伴青少年成长的路上,让也在经历著挫败与自省过程的自己能不轻言放弃?以上问题,成为了林兆毅这名中生代老师,在执教路上面对的挑战。

34岁的林兆毅毕业于华仁中学,再到吉隆坡拉曼大学修读商学系学士学位,后来在吉隆坡工作4年,却毅然辞职回乡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成为了母校华仁中学的代课老师,并在翌年获时任校长陈蔚波的提拔,成为正式老师。

经济学造成低谷期

“学生时期我曾到砂拉越的一所独中当志工,当时看见当地的华教工作者为了教育不遗馀力,甚至是没有薪水仍在坚持品质教育,这很触动我,所以想著自己也能回馈母校,于是就接下了代课老师的工作。”

无心插柳柳成荫,今年执教满9年的林兆毅,目前为商科老师,大学主修商学系的他,曾在之前初期被委派任教初中的英文科目,后来才被调至商科任教。

他笑言,本以为转教自己主修的科目会得心应手,没想到其中的经济学让他挫败不已,成为其教学生涯中的低谷期。

“经济学算是我的教学软肋,我很难用较浅白的方式,把经济学复杂的原理解释给学生听,所以那时候只要学生成绩不好,我就会非常自责和挫败,不断检讨是不是教学方式让学生考低分,也曾经考虑过要不要转行。”

 

“害怕”像是影子

但后来林兆毅“想通了”,认为自己身为老师,既有责任跨出内心的那一步,去克服这份教学的恐惧。

“倘若自己麻痹害怕,又如何教会自己的学生面对害怕?或是说,要如何说服自己不负责任离开执教岗位后,回到音乐梦想这条路上?”

“老师不像一般行业,做好交接离职就可以了,你还需要照顾学生接下来的成长,因此我一定要负起这个责任。”

对林兆毅而言,“害怕”就像影子,看似不属于自己却又不可分割,而如何跟害怕相处,让它成为助力而不是阻力,是他在成为老师后,持续在思考和学习的课题。

 

背景不同 不用成绩定义学生好坏

“你要当一个好学生,然后找到一份好工作,领高薪,最终就会有一个好的人生。”

人们总是被外界的期待所定义和贴上不切实际的标签,但身为中生代教师的林兆毅却认为,人们所认为的问题学生,或许只是不符合社会期待的小孩。

曾在一些被其他视为“问题”的班级中任教,他认为,不同的孩子有著不一样的家庭背景与生活环境,他们都带著不同的问题要去面对,无分高低好坏。

他直觉性地告诉自己,只要能成为愿意倾听这群青少年心声的老师,这群孩子自然会放下心中的防御,因此与其说自己是老师,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他们的朋友、同学。

“我从来不会用成绩来定义孩子们的好与不好,任何人之间相处的温度是无法用成绩去衡量的,他们可能成绩真的不太理想,但是处事的成熟度又是很多大人无法做到的,所以我们都在互相学习著。”

 

老师身份做音乐更有成就感

与学生相处亦师亦友的林兆毅,在学习如何成为好老师的过程中,亦未忘记自己最初的梦想。他在2013年成立了以专业婚礼、酒吧驻唱为主的马卡龙乐团,历经7年的磨练,也算是闯出了自己的音乐名气。

后来,他又在3年前成立了另一个以非盈利为主,名为巴士客(Busk Scholar)的音乐组织,主要是到各区的文创市集与活动进行街头演唱。他说,现在以老师的身份做音乐,让他既享受也很有成就感。

“很令人惊喜的是,原来做音乐和当老师还是蛮有共同点的,在音乐里你得到掌声,在课堂里你得到学生的信赖;而乐听人在我的音符里获得力量,学生在我的课堂里得到知识。所以,听到掌声和看到学生的成绩单一样,都让我很有成就感。”

他也笑说,自己现在于华中的教学目标,即是将一批高一的学生,一直带到高三毕业,因为这样他就能大声的说,自己陪伴一群高中孩子成长脱变,并相信那份成就感,就是对自己执教生涯的一种肯定。

“我因为参与了他们的人生故事而获得了生活的养分,而且那些和学生相处的日常小事,也都是成就我继续往前走的动力。当然,我也很庆幸自己的执教过程非常顺利,才能把最好的理念传递给我的学生们。”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xiliezhuanti/2020/03/31/333556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