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教学复制 让原住民孩子玩乐中长知识

报道|游燕燕   摄影|受访者提供

 

“全球教师奖”(Global Teacher Prize)可说是世界教学界的最高荣誉之一,堪比“诺贝尔奖”。除了享誉世界的名份,得奖者也可获得100万美金(约410万令吉)!

继2016年的两位大马教师后,今年我国终于迎来了另一位“全球教师奖”十大入围者——萨穆尔伊赛亚(Samuel Isaiah),一位被原住民孩子激发教育热忱的教师。

早前,此消息一公布,我国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即公开祝贺萨穆尔入围“2020年全球教师奖”十强,并希望他获得该奖项以成为我国教师的榜样,在世界舞台上为大马争光!

据悉,该颁奖典礼将会在今年12月3日于英国伦敦的自然史博物馆举行。因受疫情影响,大会将首次采用线上直播进行颁奖仪式。

萨穆尔(33岁)目前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进修教育政策与领导理学硕士学位。

 

入围意味高水平

对于从全球1万2000位优秀教师中脱颖而出、获选为“全球教师奖”入围者,他认为这意味着两件事:一,大马也有具国际水准的高素质教师;二,在对的机会、方法、环境、政策和结构下,原住民孩子也能发挥潜能并实现伟大的事。

回想起8年前,当他一得知自己要被派遣到彭亨州的伦增国小(SK Runchang)任教,第一反应是不情愿。虽然毕业自师训学院,他对语言、音乐和文学都非常感兴趣,但对教学的热忱并不高;再加上,他一心想要尽快完成硕士和博士学位,这个安排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全盘计划。

“伦增国小是一间位于偏僻乡村的原住民学校。我知道原住民社区的问题特别多,要按照原定计划完成硕士和博士学位是很难的。可是,当我接触了当地的孩子、社群和文化,我的不情愿转为一股爱和热忱。那段经历改变了我对教学的观点,丰富了我的教师生涯。”

 

初次接触很害怕

其实,第一次接触原住民孩子时,他心中产生了害怕的感觉。这种害怕并非来自孩子,而是来自压在肩头上的重大责任感。看着孩子对新老师表露出一脸期待感,他不断自问:“我该如何改变孩子的生命?”、“我该如何帮助这个社区?”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也许我不能做什么……

他深知,教育孩子需要充满爱和热忱,这些都是他原先没有的东西。要不是这群原住民孩子激发他的爱与热忱,使他领悟教育的真谛和生命的价值,或许大马会少了这位优秀的教育贡献者。

把教室搬到户外 大树下上课

教学不是一种复制行为,不能总是把同一套方法套在所有学生身上。萨穆尔深知,原住民孩子不吃这一套。因此,他想到了一个妙招,既然他们生性喜好“满山跑”,那就把教室搬到户外去。

“根据我的经验和教育程度,我的确有资格教导他们关于成功所需的知识。但是,为了让他们接收我所要传达的信息,我必须完全跟着他们的脚步。说到底,不管我说的多么好、内容多么重要,

如果没人在听,那等于没人在学习。”

是的,他唯有走入他们的群里,才能把他们带到他面前。

 

建立英语沟通环境

除了日常上课时间,他每个星期也会举办约两次的“大树学校”(Sekolah Pokok)。顾名思义,活动地点就是在某棵大树下,对象是7至12岁的孩子,包括学生和非学生。他们在那里一起玩团体游戏、学习使用科技产品、聆听乌克丽丽演奏、唱歌等,在玩乐中轻松长知识。

在那段时间,萨穆尔也学会了当地原住民的语言,偶尔也会用来跟村民沟通,唯独从不在教室里说,因为他要为学生建立一个可以用英语沟通的环境。

“学会当地语言比较容易与孩子和整个社区建立信任感。这种信任关系是建立在聆听的基石上,我会细心聆听孩子和村民的需要,以及他们对教育的看法。我认为,我们不只是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我也是整个社区和学生家庭的一份子。”

 

水平大幅度提升

“原住民孩子就像一般孩子一样具有潜能,却因成长环境的不同、缺乏完善的教育支持以致潜能被埋没。当孩子和社区明白了学习的真正意义,我便马上看到了他们的潜能。”

当然,口说无凭,最好是有凭有据。根据统计数据,该校的学生在国家标准考试水平有所提高,英语科目的及格率从30%(2008年至2012年)提高至平均85%(2013年至2017年)。这印证了原住民孩子并非不适合学习或没有学习能力,而是教师应该要采用合适的教学法。

 

爱和热忱 缺一不可

去年,萨穆尔获批进修假到美国进修硕士学位,并获得由美国国务院赞助学费。离开了伦增国小,他是否会担心学生或学校打回原形?

“嗯……这是我无法掌控的,因为当时很多东西都是我自愿做的,当然也得到其他老师的协助,所以学校才会一直进步。我们现在尝试让学校学习‘独立’,毕竟他们不能一直依赖我。据我所知,学校目前正设法想出一些措施,以期运用自身的潜能来引导学生达到学习目标。”

 

改变教育观点

伦增国小的教学体验很大程度上改变他的教育观点,同时也定义了他的人生。他坦言在学时学会了很多教学理论和技巧,表现得也相当不错,但却从来不曾真正体会教学的爱与热忱。

过去8年来,他一直不断地努力克服所有问题并作出改变,也意识到一位好老师对教学必须充满爱和热忱,若少了这两种元素,不仅当不成好老师,而且还会觉得教学是一份令人疲倦、毫无满足感的工作。

萨穆尔曾荣获不少荣誉奖项,包括东盟英语教学会议颁发的“最佳教师奖”(2018年)、由我国首相颁发的“最佳创新教师奖”(2018年)、Star Golden Hearts奖项(2019年)以及国家英雄教师奖(2019年)。

 

奖项催促更努力

“尽管曾获得不少奖项,但我不认为它们改变了我当教师的目的。获奖不是我专注追求的事,我需要更专注的是采用最有效的教学法帮助学生达到学习目标。当然,这些奖项也不是毫无作用的,它们成为了一把催促我更努力的声音,鼓励我更进一步地为学生提供帮助。”

完成硕士学位后,他计划回马继续其教师生涯,尽己所能帮助学生发挥潜能,期望未来能看到他们有更好的改变。

如果获得“全球教师奖”的100万美金会有什么计划?“我想为原住民成立一个基金会或教育中心,着重于解决原住民社区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自创教学模式 快乐学习

相信曾在原住民社区当过教师的人都知道,其中大大小小的问题总是把人搞得身心疲累。

由于原住民村坐落于森林深处,最大问题是基础设施不完善以及出入不便。不过,经多年的努力,大马半岛的原住民学校在这方面已有显著改善。然而,与此相比,萨穆尔认为最应该关注的问题是,如何改变人们对原住民孩子的负面观点。

 

脱离主流制度

“很多人认为原住民孩子不适合学习、没有学习能力,这些负面观点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大,并导致孩子对学习更不感兴趣,而我需要做的以及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克服这种负面观点。”

自从萨穆尔出现后,似乎成了伦增国小的一道曙光。究竟是孩子不善学习或是从未遇到一位好老师呢?

“不能说他们没有遇到一位好老师,应该说教育对原住民社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正因如此,学生出席率偏低也是学校面对的问题之一。很多孩子都会跟随父母到森林觅食,上学只是想来就来的一项活动。”

主流教育制度着重于考试、追赶课程进度等,这些教育模式根本无法让学生快乐学习。倘若要让学生觉得学习是有趣的、学校是好玩的,那就要脱离主流教育制度,因此他决定采用自创的教学模式。

 

众筹创建设备

2016年,他启动了一项众筹项目,以创建一个配备科技设备的21世纪英语学习教室,以提升学生的学习体验。

“原本我们的筹款目标是2000令吉,以购买笔记型电脑和平板电脑,结果成功筹获了1万2000令吉。该项目不仅让我成功改造教室的学习环境,也让我在那一年实现了更多想法和项目,包括电邮交流项目,目的是让学生通过电邮与国内外的志愿者进行英语交流。”

 

资料来源:https://www.enanyang.my/%E4%BC%98%E7%94%9F%E6%B4%BB/%E6%8B%92%E7%BB%9D%E6%95%99%E5%AD%A6%E5%A4%8D%E5%88%B6-%E8%AE%A9%E5%8E%9F%E4%BD%8F%E6%B0%91%E5%AD%A9%E5%AD%90%E7%8E%A9%E4%B9%90%E4%B8%AD%E9%95%BF%E7%9F%A5%E8%AF%86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