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媳妇献身华教 吴丽媛“国际生妈妈”

从印尼远嫁至山城的吴丽媛,不仅将人生中的42年光景,贡献予我国华教,更在20年前开始出任怡保培南独中的国际处主任,为海外学生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深得爱戴,乃海外学生心中的“马来西亚妈妈”!

原是印尼华侨的吴丽媛,年轻时曾前往台湾升学,嫁往怡保后,则投入培南独中的怀抱,执起教鞭,负责教导学生们华文科目。

直至1998年,印尼爆发排华风波,促使前往培南独中就读的印尼学生在短时间内激增,深谙印尼话的她,也顺理成章受到校方的委托,出任国际处主任。

但是,吴丽媛也不负众望,这些年来,一手挑起国际学生的各种大小事务,从升学手续到饮食起居,皆处理的妥妥当当,甚至为文化差异及语言沟通而产生误会的海外学生,充当“和事佬”。

虽然一直面对著繁冗的工作量,惟吴丽媛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表示,本身热爱教书的工作,也愿意接受教书以外的工作,所以令她的生活尽是满足感,不曾喊累。

回忆担任国际处主任生涯中最难忘的事,她则指莫过于那些年,出入印尼驻马大使馆的日子;皆因印尼政府早期规定,举凡国人来马念书,校方都必须定时将学生的护照带往大使馆盖印

她指第一次时未有经验,天未亮就独自乘搭长巴前往吉隆坡,再转车到坐落于敦拉萨路大使馆,岂知来到时,却被大使馆外尽是外劳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

幸好当时,大使馆的保安端倪出其不安,猜她另有所求,即提起话筒,疾声呼叫所有外劳蹲下,以在人海中挤出一条路,让她进入大使馆内,她耗了老半天后终将事情办妥,但几天后,又得倒回头挤在人海中,为留学生拿回护照。

那次之后,她才知道印尼大使馆,无论何时都是人山人海,但所谓经一事长一智,也所谓“同乡三分亲,他乡遇故知”,她开始运用智慧,摸清所有门路,随后再前往大使馆时,也能顺利闯关,办妥公务。

“每一次只要有印尼学生报到,即便手上只有一本护照,也得走访大使馆。有次拿得太多,内心总忐忑不安,还好有先生做伴,2人提前入住酒店,将护照锁到保险箱,隔天七早八早爬起身前往大使馆。”

同时,由于是大使馆常客,她也与大使馆职员结交情谊,过去更曾因为印尼学生表演所需,获准自由前往大使馆挑借表演服装,令她受宠若惊。

直至近年,印尼修改政策后,她才无需经常奔波,只需前往怡保的霹雳州移民局总部办理手续即可。

 

常外出联谊 师生亲如家人

不说无人知!外表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许多的吴丽媛,其实已年过古稀,但她依然能与海外学生保持亦师亦友的良好关系,原因正是她有颗愿意聆听的心,这也是她维系“马来西亚妈妈”的秘诀。

她受访时笑言,本身人老心不老,不时为校内的海外学生策动外出聚餐旅游等联谊活动,大家感情犹如一家人,所以学生都很粘她。

曾经更因为有印尼学生思念家乡,吃不惯大马的食物,她索性将家中的印尼女佣请到学校来,下厨烹煮印尼餐,助印尼学子一解思乡愁。

“同时,也曾有印尼学生因故无法返乡过节,我就将他们带回自己的家,邀他们一起吃团圆饭,相处如一家人。”

此外,她坦言,处理海外学生的食物,最棘手的是面对文化差异与语言沟通问题,学生之间常因听不懂彼此的语言,而各执一词,她这时就得档期和事佬,协助厘清误会。

“现在的孩子多叛逆,必须了解及多关心他们,聆听他们的内心世界,自然而然,他们也会与你交心及给予尊重,但在公事方面则会公事公办。”

 

台湾升学苦修 学得流利中文

热爱中文的吴丽媛,从小就立志当老师,但碍于生长的背景,并不允许她公开学习中文。

惟她庆幸有个热爱中文的好妈妈,充当启蒙老师,高中毕业后,她则选择前往台湾师范大学主修教育系,副修中文系。

她指初时报到,华语并不流利,为了考好中文,同学暑假到处玩,她则乖乖留在宿舍,啃熟约两寸厚的《大一国文》,4年时间飞逝,她也成功拿到侨务委员会发的奖状,顺利毕业及当了华文老师。

目前,吴丽媛在培南独中服务已有42年,在校内可说是资历最深的老师,惟她尚未萌生退休的念头,并在受访时,打趣道自己是“一份职业,终身事业”。

至于很多人说老师不好当,她则认为,人只要经得起磨练,无论在那一行业,都可以胜任,同时愿以此话与年轻的教师们共勉。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19/11/05/313232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