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校长也是警长 陈芃宏两栖圆梦

老师、警察都是正向有意义的工作,为了让家人放心,他执教鞭在杏坛春风化雨;为了圆梦,他选择考取志愿警察,为社会安良除暴,在老师及警察的身份之间切换,陈芃宏校长游刃有余,同时兼顾。

陈芃宏(52岁)在杏坛执教26年,在警察部队担任志愿警察已16年,目前担任菩提独中校长,也是威中区志愿警察的警官,阶级为警长。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他来自警察世家,其舅舅、表哥及姨丈都是警察,从小在耳濡目染下,也定下未来志愿,希望成为一名正义凛然的警察。

他在大山脚日新A校求学,随后在日新国民型中学完成学业,顺利进入理大修读社会科学系,毕业后于1993年进入大山脚日新独中当老师,期间也继续进修,考取工商管理硕士文凭。

在日新独中执教的最初2年,他申请加入警队,更获得录取通知。由于他是家中独子,母亲因为担心工作危险,再加上当时警察给人的负面印象,以至母亲大力反对,最终他选择到警校报到后,却没有接受培训,而是继续在日新独中执教,从老师一步一脚印地耕耘,后来升任副校长,并于今年开始在菩提独中担任校长一职。

他秉持著教育的使命及包袱,选择继续在杏坛为人师表,并没有让他感到后悔,然而内心深处其为民除害的梦想及使命感却未曾消失。

2003年,适逢大马皇家警察部队招募志愿警员(PVR),他踊跃申请并获得录用。自此他就接受每周3天的培训课程,包括法律课程、操步及体能训练、自卫术、射击等,一年后则正式被派遣到威中武吉丁雅警局执勤。

保持PVR志愿警员身份的条件是每个月需要服务48小时,虽然看似很容易,不过在事业、学业、家庭两头烧时,这的确需要坚持。那时候其服务津贴是时薪4令吉,如今每小时服务的时薪则提高至7令吉80仙,显而易见,回酬并不是主要的动力。

2015年他荣升成为日新独中副校长后,也同时获得晋升成为警长及受封PJK勋衔。在警队内他从前线退居到内勤,并执行行政上的工作,管理83名下属。

他曾经因为在杏坛遇到瓶颈而转到商场打滚,不过因为与个人价值观有冲突而放弃优渥的待遇,最终选择在杏坛继续春风化雨,贡献社会。

 

骑摩哆追匪 最难忘经历

陈芃宏穿上警察制服执勤,曾经一度在路检时遇到了自己的学生,学生惊讶之余,他也以威武的警察身份继续执勤。

“志愿警员和一般警员的权力都一样,我们是在有需要时,如有取缔行动、路检等都会被安排上阵,与正式的警员搭档防范罪案,我们甚至也获得佩枪,并有不定期的集训。”

在执勤期间,让他最难忘的是在巡逻时,巧遇掠夺匪迎面而来,他与同僚骑著摩哆一起追匪。在追逐约一公里后,匪徒因为发生车祸而倒地,最终束手就擒。

他说,警察是一个高度讲究纪律以及必须接受命令的部队,由于受过严格训练,他发现要比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更轻易地服从命令。在执教生涯,即使有微言,他也更容易接受命令及执行任务,这是让他觉得赚到的价值观。

他感慨地说,人民与警察的关系应该建立在互相信任上,若指责警队内的害群之马贪污,那么人民也有责任拒绝贿赂,这是供求定律。只有人民拒绝贿赂,警员就无法涉贪,因为由始至终,并没有警员拿著枪指著群众索贿。

当然,他也有被排挤的时候,不过他抱著不伤害别人,问心无愧的立场,保持一切都是好事的心态,让他得以继续坚守岗位。

 

勿贴标签 了解学生犯错原因

陈芃宏校长说,作为一名老师,只有接纳及尊重学生,才能给予教育。若是先入为主地给学生贴上标签,认定学生无药可救、没用等,那么学生是不会受教的。

“老师和学生都需要互相了解,若学生犯错,老师需要了解学生背后的原因,了解后,再以温柔的眼神及坚定的立场,处理孩子的问题。”

他曾经遭到一名学生试图挥拳殴打,所幸没有被打中。当时,他冷静及稳定地询问学生,老师的做法用意何在?如果老师为了私利,学生的那一拳是值得的,而老师也可以选择任由学生自生自灭,希望学生从中思考。

他认为,只要接纳而不是认同学生,那么问题就很容易处理。而学生的惦记是他最大的推动力,如今他还与一些已毕业的学生保持联系。

询及游走在警察及老师的身份会否让他混淆时,他表示,穿上警察制服就需要扮演警察的职责,接受纪律的训练,而在杏坛上,他更专注学生的态度培养多于学术上的成绩。

“我并没有刻意的要让学生接触,或刻意宣导警察职务,反而树立身教与学生打成一片,让学生有兴趣主动了解警察的职务。”

他是为了推崇母语教育,同时也希望发展学生的个性,找出学生的亮点,所以选择进入独中执教。甫在今年接任菩提独中校长一职,让他抱持著带领学校迈向高峰的使命。

菩提独中属于微型独中,如何与老师并肩作战、如何提升学校基设、如何带领学生迈步向前,这些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挑战。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19/07/02/296497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