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发挥所长 陈国豪率登山下厨

一个误打误撞的机缘,让陈国豪从业余的体育教练,摇身成为独中老师兼联课主任,更甚的是,其爱好登山、体育、烹饪等兴趣皆融入教学内,多年来不仅影响了逾十名学生报读体育系,更率领数十名学生挑战大汉山,甚至将学校的烹饪学会转型成为校方活动的御用餐饮供应商,给予学生更多的平台发挥潜能。

陈国豪(49岁)从电脑工程系毕业后创业开设电脑店,同时兼职补习老师及体育教练,更受他人所托而成为一名学生的监护人。

因为学生纪律问题而被校方点名见监护人,也因此误打误撞的进入槟城菩提独中,初时成为体育教练、指导电脑及兼顾英文导师,随即成为联课主任至今。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坦言,2005年,当时35岁是其人生转捩点,因为热爱体育,让他在进入独中后积极发展体育活动,更拓展野外探险。

他每年都会与学生一起登山做运动,更在13年前开始挑战大汉山,每次都有数名学生同行,历经7天的登山活动,不仅考验体力及耐力,更是一个可以培养孩子自信心、人际沟通、领导能力、发掘潜能的平台。

位于彭亨的大汉山是西马最高的山峰,海拔2187公尺。

据悉,菩提独中全校约300人,而攀登大汉山的学生约有50人,是一个相当高的比例,相信也是全马最多学生攀登大汉山的学校。

 

点燃学生兴趣

每年或每2年的3月份假期都是登山的时间,所以在这之前,其14岁至18岁有兴趣的学生,周末都会训练,包括上下山及开山劈路的体力训练、夜间登山、负重训练(18公斤至25公斤的背包)、户外扎营、野外餐饮自理、适应气候环境、随机应变及心态调适、放下旧有的惯性等,都需要心理建设。

“我们登山的团友都是融汇三大种族,每天行走至少8小时山路,以完成90公里登山路途,所以各族相处之间没有隔阂,彼此在7天内一起吃喝拉撒,互相鼓励及扶持。”

他说,一般上攀登大汉山7天的费用约1000令吉,初时他们先以参加者身份参与,随后他们可以成为挑夫,协助其他团友扛行李;或者担起成为主厨负责团友的餐饮,如此他们的费用可以减半甚至全免。

身为老师可以为学生做很多,但是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发掘学生的潜能,点燃学生的兴趣,让他们可以选择要走的路,足矣!

 

开烹饪学会 承包活动餐饮

菩提独中的烹饪学会不说不知,是一个非常体面的餐饮学会,不仅是让学生玩家家酒而已。

该学会所烹调的无论是中餐、西餐、亚洲美食不仅色香味俱全,烹饪的份量更可达百人份量,绝对非一般学校可以展现的才艺。

烹饪学会掌舵人陈国豪说,他本身就是喜好烹饪及享受美食,所以2008年他接任成为烹饪学会指导老师后,在董事部的支持下增设了设备俱全的烹饪室。

他说,其设置的课程是开学首2个月著重年菜(盆菜、猪肚汤、腊味饭、东坡肉等),3至5月著重西餐(鸡扒、牛扒、比萨、意大利面、汉堡、沙拉)、6月至8月则囊括亚洲美食。他也会带领学生到校外参赛。

一般上,学生都需要从基本功开始著手,他著重在理论的教导,学生学会了即可变通,所以一般上男生较多,也更倾向大胆创新。

学校不时主办老师的培训营、生活营等,与其外包餐饮,他也大胆建议由烹饪学会负责,同时也让学生有一展身手的平台,获得校方认可,并开始烹煮最多120人份的餐饮,这5、6年来也深获好评。

 

体育系前途无限

从2012年开始,陈国豪老师开始报读中国华侨大学的体育系,利用4年完成学士课程后,2017年他继续3年半的硕士课程,预计2020年毕业,也让他看见体育系未来的发展前途无限。

他坦言,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认为,修读体育系后仅仅成为体育老师或者教练,不过这是很狭隘的想法,因为在他接触体育系后才真正发觉,体育系囊括了训练技巧、营养学、急救外,更重要的未来将兴起的体育旅游、球队的管理及经营所衍生体育产业等。

“在中国,体育旅游及体育产业日渐发展,唯独我国尚未有相关规划,而且中国也兴起运动处方(Exercise Prescription),即在各种测试分析后为顾客量身定做的运动课程。这是一个预防科学,如物理治疗是给病人进行,而运动处方则是给健康人士进行的运动。”

他常常鼓励学生,这是很庞大的机会,希望学生在修读体育系的毕业生发展范围很广,学生可以发挥所长。

在体育系另一个学习到的枝节就是拓展营,也让他实践在学校内。

在菩提独中所有升上高中的全级学生都需要参与三天两夜拓展营,旨在培训学生独立生活、强化解决问题的能力、学习扎营、急救等生活知识。

“我们设计的活动,如趣味游戏,表面上讲究的是团队精神及与各队伍竞争的比赛,不过到最后学员本身必须与其他队伍合作才可取分,所以这不仅是各自团员的合作,也需要与竞争者合作的游戏,达致互惠互利。”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19/03/05/281381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