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霖和绘漫画教育社会

奉献杏坛数十载,于北海钟灵国民型中学荣休的刘霖和校长,将毕生绘画的四格漫画图样自资结集成书上千册,赠送同学友好,也为此留下美好的回忆。

刘霖和校长在无师自通下可随手涂鸦绘画,在80年代,约25岁的机缘巧合下让他接触了LAT卡通、蔡志忠、三毛流浪记的幽默诙谐带有讽刺的漫画,掌握了七分画意及三分画工,自此他就欲罢不能地绘漫画,更频频投稿。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当时以不规格的手法呈现卡通人物的绘画模式,即头大身小的绘漫画技巧,画鸟也不需要画得很像,主要以趣味为主。

随后他受到一家报章的邀约供稿,他就在1988年至2004年期间,以“老零漫画”专栏投稿,16年内每周连载,若遇上文化节庆,如中秋节、中元节等更以四格漫画应景。

此外,在报章的周末版他也一度受邀撰文,主要是发表一些针对历史、学生、教育、旅游等课题,从另一个角度给予读者一个深思。

“我本身喜欢野史,在居住的环境人蛇混杂,从小在咖啡店都会听见邻居叙述在战争时代的历史,这些都是我创作的元素,属于较小众的作品。”

许多时候看见一些迷思或者错误的讯息,他都会透过漫画教育社会,如北马社群“生病去问神”的迷思,他就会带出有病看医生的讯息。

透过漫画的表达,让他深感快乐,也很有成就感及满足感。

询及社会对于漫画较倾向于速食阅读,属于不良意识的刻板印象,他认为,以往的漫画都充斥色情甚至武侠为主,有者则展现暴力,不过如今的漫画已注入教育的元素。

他去年曾经在旅游时,在台湾的阳明医药大学发现其展览柜上收藏了一套完整齐全的“怪医秦博士”。这套参考书叙述了人体构造等医学漫画资讯,是医学院学生入门必读的书籍,显示了该漫画的殿堂级价值。

他说,漫画不仅是娱乐为主,更有许多的诙谐、鬼怪等内容,颠覆了许多的传统价值。四格漫画的逆转情节更是让人始料不及,是一种诙谐的教育,拥有反思的空间,符合现代人的思维。

“即使许多的书店已纷纷倒闭,但是唯独漫画出租店犹如打不死的‘小强’,依然屹立不倒的生存著。《老夫子》、《龙虎门》等,都是拥有许多的创意及换位思考的元素,结局也让人出乎意料。”

 

坚持维护杏坛单纯

刘霖和(60岁)来自一个龙蛇混杂的社区,从小因为父亲的逝世而被迫出外打工半工读,不过却因为感受学校单纯的文化环境,再加上遇到了贵人得以投身教育界,也让他得以坚持维护杏坛的单纯,同样培育著未来主人翁。

他来自劳动阶级的家庭,在缺乏物资的年代,父母都忙于工作,他在韩江小学就读,放养的教育让他放学回家后,就继续往学校钻,老师更时常带著学生爬山戏水度过其童年生活。

每名老师都有各自的特长,如华乐、书法、讲故事等,再加上学校也提供了医疗照顾,让他感受学校快乐学习的氛围,也让他可以没有压力自由发挥,成为影响其一生的启蒙地。

他说,在五年级的时候,其父亲因为意外去世,老师的安抚、照顾及辅导,让他获得课业上及心灵上的抚慰,更引领他走上正面积极的道路。

他升上钟灵中学,在老师协助下获得辅助金以及免学杂费让他可以安心读书。完成中学毕业后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他被迫出来社会工作,当过建筑工友及工厂操作员2年。

“我从小居住的环境,私会党横行,偷抢拐骗无一幸免,更是一个大染缸,如何在不受诱惑下得以自我警惕,这些都源自于学校及老师的教诲,让我时时警惕自己。”

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他自小就需要出来工作帮补家庭,深深体验社会阴险以及商业挂钩的手段,更让他怀念校园的淳朴。

他深深体会老师在没有利益、不求回报下的付出,更深觉这是一份有意义的职业。

随后他遇到了一名邻居,即骆贵清及其老师世家的鼓励下任职临教,于1979年至1981年申请进入师训就读,并一步一脚印的深造及成为校长。

 

积极乐观 适应力强

80年代的杏坛因为老师的薪水不高,许多老师都兼职当起保险代理员、加入直销或者补习等赚外快。不想投入这些赚钱行业,但又需要增加收入的刘霖和选择深造,一圆成为大学生的心愿,又可解决生活经济问题。

他考了4次的大马高等教育文凭终过关,并考上理大建筑系,虽然当时是热门科系,惟无关教育不获得教育局认可,他转换至人文系读了半年,再获贵人协助转入马大中文系完成3年学士课程。

随即他被派到日新中学执教12年,接触了校长的行事及掌校风格,继续在理大修读教育管理硕士课程以及校长的课程,为行政工作铺路。

2003年他分别被派到国民中学担任学生事务副校长及校长,看见了许多和他有一样背景的学生,也需要应对许多的挑战,如学生问题及社会需求、行政上的人事作风等,他都坚持站稳立场。

“在6所国中及国民型中学担任行政人员期间,我曾经面对女学生疑作弊遭嘲笑跳楼身亡、女老师自残痛批遭校长欺负等事件,都引起舆论风波及需承受的压力,不过我问心无愧,最终教育局调查后也理解原由。”

他积极乐观应对以及适应环境的强项,让他自嘲是“游牧校长”,而光明磊落的态度让他顺利度过挑战,也让他看见国中生也有希望,只要不放弃必有所为。

他认为,学校就是给予学生希望的地方,如何营造快乐的学习环境是他所注重,也允许学生犯错,再从错误中成长。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19/08/06/301158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