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教中六华文班 刘钦宓退而不休

一生献给华文教育的刘钦宓,虽然已退休,高龄71岁的他仍然为华文教育奉献,每逢周六下午,便从住家驱车到宽柔一小,为中六华文班学生传授知识。

刘钦宓来自新邦令金,毕业于马来亚大学经济系和教育系,年轻时是名英文教师,大学毕业后,他被委派到雪州适耕庄育群国民型华文中学执教时,因学校缺乏华文老师,便主动申请成为华文课老师,从此便和华文结下了密不可分的缘分。

从适耕庄调任到登嘉楼,再从登嘉楼调去古来,他一直坚守在国中华文老师的岗位上。2004年从政府学校退休后,他并没有停下教学的脚步,曾经以退休老师的身份继续在国中任教华文,

他如今是在每逢周六开办的“国中华文进修班”继续教导中六华文课程。作为新山国中华文课和华文进修班资深老师,刘钦宓向来不予馀力地献身推广国中华文课,年轻时经常应邀走访柔州各县,为国中生讲解华文考试的回答技巧,希望能鼓励更多国中华裔学生报考华文。

刘钦宓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分享本身热爱华文教育的因缘。

“国中华文进修班”是由新山中华公会、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柔南华校教师公会以及柔州校长职工会所联合开办,目的是为了帮助需要的国中华文报考生。

“上述进修班是当年新山中华公会教育组提出希望为华社教育做点什么的时候,由我提出来的。因为当年国中华文课的存在有些敏感,学生需要额外的华文进修班,来帮助他们跟上课堂的需求。”

刘钦宓自告奋勇,每周六下午2时30分,开车到位于宽柔一小进行两个小时的中六华文课程教学。

“如果今年中六华文教程有更改,若更换新课本,我已经打算从前线退下来了,但因为教育部说有些技术上的问题,可能明年才换新课本,所以我也就继续执著教鞭,把我能教的都教给学生了。”

他说,继续执教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目前能够执教中六华文的老师并不多,仍有华裔学生非常渴望能够学好华文,以便能够在大学选课时,争取与华文相关的科系。

“只要我还能教,我就会继续教。我的人生没有其他追求,几乎一生都给了教学,希望学生好,马来西亚的华文课也好好。”

 

舟车劳顿上课 被学生毅力感动

刘钦宓说,他执教多年,从校园到走出校园,最难忘的执教经验是外县学生自愿搭车到新山上中文课,这份毅力让他钦佩,也是让他愿意一直手执教鞭的因素之一。

他透露,90年代以后,全国报考华文的人数有下降的趋势,原因出自于大马教育文凭华文试卷获得优等的情况越来越难,加上部分国中并未在校园内给予良好的华文学习环境,促使许多学生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放弃了华文科。

“国中华文进修班没有规定学生必须来自限定地区,只要想上华文课,就能来。我曾经有来自居銮的学生,每周搭巴士从居銮来到新山上课,也有教导过来自丰盛港的学生。他们都是对华文充满热忱的,上课很用心,也让我很感动。”

刘钦宓说,近年来,因国际和私立学校的崛起,加上已有独中的竞争,大部分华裔家长都选择将孩子送入这些学校,导致新山地区越来越少国中生报考中文。

“国中华文进修班巅峰时期有400到500名学生,现在一班也就10馀人,我的中六华文班级学生更少,但只要有一个学生想要上华文课,我就会开班上课。”

他坦言,执教生涯中最难过的,是看见学生想要学好华文,但是学校华文课不多,老师也不足够。

“有学生很想上课,奈何学校不开中六华文课,他们中六不能选修华文,大学就一样不能选。这对他们而言很难,但我们却无能为力。”

 

怀念年少时光 友情爱情两得意

刘钦宓人生中最难忘怀的时光,是大学时期的好友相识相伴的时光。

他说,那个时候年少轻狂,和好友在一起便什么都能够完成,至今和好友们依然会保持联系,相伴旅游或爬山,可谓是人生中最丰收的时刻。

“我和妻子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她是一位英文老师,如今也已退休了。”

刘钦宓分享,本身退休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除了周六教书外,保持身体健康的秘诀便是游泳、爬山和旅游。

“我有游泳的习惯,有时也会相约朋友一起去旅游。人啊,不能停下来,一停下来就会怠惰,就会懒。只要你一直保持活动,你的心灵和身体自然也就会年轻。”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19/06/25/295539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