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体罚 叶才凤坚信身教重要

“Puan Yee来咯!Puan Yee来咯!”告别杏坛已约有18年的叶才凤,每当回忆起当年在霹雳女子国民型中学(霹雳女中),担任下午班训育主任及巡视校舍的情景时,嘴角都会不禁露出微笑。

现年73岁的她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向记者笑言,当时只要她双手交叉放腰背的身影,出现在A座校舍,B座校舍学生就会奔走相告,高喊“Puan Yee来咯!”,以提醒其他同学警惕,速速返回座位。

“想当年,哪个稍有犯错的学生一旦碰到我,定会全身颤抖,我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在学生身上,已足够令学生闻之丧胆,因为我曾经把刘海过长的违规女生全叫来,一字排开站在沟渠旁,再拿起剪刀,毫不留情地一刀刀剪下,无人敢吭声。”

 

动手术也照常上班

但是,尽管出名铁面无私、不茍言笑,叶才凤却从不贯彻藤条政策,反而会通过自己的一套“赏罚分明”理念,令好学生对她万般敬爱,而叛逆学生也对她敬畏三分,这是她最感自豪的事。

叶才凤强调,在她执教数十年的期间,从来不打学生,因她坚持认为,只有“身教”两字,才是春风化雨的最好教育方式。

因此,任何的好榜样,她也坚持从自己做起,如多年来未曾迟到早退、不随便请病假,即使是某次因眼疾而要手术,被迫“单眼看世界”,她也不愉懒,照常上班,进而赢得不少学生的尊敬。

她仍记得,55岁退休时,不舍离去的女生皆在欢送会上哭得稀里哗啦,有者更求她开办补习班。

“当然,最回味的是当年与下午班辅导主任陈碧凤组成二人组,双剑合壁匡正校风,看到学生成绩渐转佳,内心甚感安慰,当然也要感谢时任校长陈怀秋,对我们百分百的信任及给予发挥空间。”

此外,叶才凤在与《东方日报》记者分享经历时,不禁勾起了她的许多回忆,彷如一切只发生在昨日,历历在目,因此也打趣向记者说,如果有机会,她不排除写回忆录。

离开杏坛后,叶才凤则退而不休,转身活跃于社团献身社会,目前担任霹雳嘉应会馆妇女组副主任、嘉联妇女组副主席、嘉应合唱团团长、嘉应客家山歌团创办人兼副团长,最自豪是身为广府人,却擅唱客家山歌。

 

匡正校风 信念不移

担任训育主任的10多年期间,叶才凤仅有2次遭家长投诉的经验,但为了匡正校风,其信念不移。

她仍记得,当年有两名预备班女生“开战”,导火线是其中一人被讥“飞机场皇后”(平胸),而被讥者也不甘示弱,回骂对方肥婆,结果闹得不可开交,双双被带往她的办公室。

她了解情况后,直批胖者错在先开口侮辱她人,结果胖女生气愤地回家告状,校方隔天获悉,其家人已找上国会议员,要求后者协助讨“公道”。

她当时的反应是“很好呀!”,并坐在办公室恭候应当为人民服务,而非为芝麻绿豆小事出头的代议士大驾光临,只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人影,事情过后也不了了之。

至于第2次被投诉,缘起于她要一个短发剪得超短,且有同性恋倾向的学生,每天向父亲每天要2令吉向教师借头巾包头,以避免她继续剪发。

结果,对方的父亲隔日气急败坏地走入其办公室,找她算账,嚷说要告发至教育局,吓坏在场老师,但她反而气定神闲,向对方就事论事,结果对方听后了解本身理亏,转身反骂自己孩子做得不对。

 

教育可改变人生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穷苦家庭出身的叶才凤自小就了解,教育是改变人生的最佳途径,所以她不只对自己严厉,为人师及人母后,也深盼学生及3名儿子能够自爱,叶才凤透露,她在13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小时候家里穷得连开饭都成问题,庆幸获得社区教会每月分配米粮,所以当时她矢言发奋图强,长大要当医生。

惟在高中成绩出炉,表现一如预料卓越的她不喜乍忧,因现实是如果要求父亲供她念医科,接下来的弟妹就很大可能失去深造的机会,所以在深思下,她决定改当老师。

进入师训及毕业后,她先后在吉隆坡及霹雳珠宝执教,后期因有感于华人应为国民型中学效劳,而请缨前往靠近住家的霹雳女中,并出任训育主任,为其教学生涯,开写精彩的新篇章。

虽然在校坚持不打学生,但在家,叶才凤则会打孩子。她与丈夫余迪勋育有3个儿子,而余家家教严厉,孩子若不听话,逃不过被妈妈藤条“侍候”,也因为如此,在严母的管教下,3个孩子都毕业于英国顶尖大学,教两老老怀安慰。

 

从容应对飞仔要胁

提及在当任训育主任时,所处理过的特别个案,叶才凤坦言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被“阿飞哥”要胁时,仍从容应对,还有揭发身世堪怜女生遭保姆虐打。

她追述,早前霹雳女中的校风差强人意,叛逆女生常被“飞仔”载到校外喝茶,而她在某次获悉后,即前往“捉人”,岂知流氓的态度嚣张,更用钞票折成飞机掷她。惟她当时一点都不怕,只管叫学生跟她走,也庆幸女生乖乖回去,不再滋事。

至于女学生遭虐打的案件,她则指是在某日,无意间发现有名女生上课总是无精打采,她一手把对方捉到跟前,查个究竟时,却惊见对方竟周身瘀伤。

“我在不断追问下,才揭发原来该名女学生的母亲在外国‘跳飞机’,把她交托保姆看顾,但所托非人,以致女生每天被毒打,并恐吓不得对外说。”

她说,她尝试从不同管道给予协助,最终惊动警方介入调查,事后回想才感到害怕,因为不懂保姆背景,庆幸一切已告一段落,女生最后也逃离了魔掌。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xiliezhuanti/2019/04/09/286062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