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超越自我 唐月胎桃李满门

“我常告诉学生,不要跟别人拿来比较,超越自己就可以。”在教育界30多年,唐月胎不论是被派往乡镇还是市区学校,老师升至校长,都不间断地从课程及阅读中学习,自我挑战,面对普通及特殊儿学生,找出平衡点,期望学生有各自的发展后,懂得回馈予社会。

翻阅著泛黄的相簿,她嘴角上扬,开心地叙说每位已踏出社会工作的学生现况。相簿内除了学生的个人照,还附上手写纸条,内容皆是对她说的感恩和感谢语。

谈及为何踏入教育界,唐月胎指出,在80年代,我国师资缺乏,临教的收入在当年比起普通打工仔,算是较为可观。

“我在1982年,以大马教育文凭回到母校马六甲亚罗牙也华小当临教。1985年到师训学院受训3年后,选择到砂拉越古晋执教,成为正式的老师。”

她回忆,那是她第一次搭乘飞机,在降落前,从高处鸟瞰,只见到森林及河流。前往古晋甲港中华公学报到的路程,得搭船渡河,再走半小时的山路,抵达学校时,脚上所穿的新鞋已变形开胶。

“学校共有40位学生。全校只有我和校长拥有合格教师资历,另2位是临教。校长不谙马来文,只负责教道德教育,其他科目由我和临教负责包办。”

叫她最难忘的,是她与临教在学校运动会展开前,努力训练学生的体能,一起煮野菜共进午餐,甚至找人赞助鞋子,让每天赤脚上学的孩子,有一双新鞋穿。

她说,学生们非常珍惜,担心弄坏鞋子,在上学路上仍选择赤脚,把鞋子挂在颈上,到了校门口,才洗脚穿鞋。

“之前每年石角区10间学校联合运动会,学校都榜上无名,经过训练后,他们首次在男女100米赛跑、跳高和跳远项目进入决赛。家长们高兴到放下工作,到会场支持,孩子也获得了全场总冠军。”

隔年唐月胎被调到古晋大富村华小,校长及董家协同样热心教育,为学生尽心尽力,而她也获选升为第三副校长,那年她24岁。

后来在姐姐及母亲劝说下,她成功申请调回家乡马六甲,郊区和市区的华小,她都呆过。

除了养成早上7点前抵达学校的习惯,也奠基了她对数学的兴趣,接受培训课程。

“我帮助教育部课程小组翻译数学课程大纲已有20年,到过东马为老师讲解有关修改数学课程与评价标准(DSKP),也常到学校为学生讲解小六检定考试(UPSR)的数学作答技巧。”

 

挖掘特殊儿兴趣培养专长

唐月胎坦言,她自小成绩不算优秀,老师都拿她与两名姐姐的成绩做比较,志愿原本是记者或导游。

不过,在踏入教育界后,不少好人好事,让她越做越投入,就算遇到挫折,当学校面对资源和资金问题时,她尽自己的能力,以及一路上认识的热心教育的善心人士和企业,一一克服。

“家长、老师、退休老师及爱心企业帮了我不少。比如永潮兴纸厂的在我征求下,赞助厨房纸巾和餐巾,让启智班学生义卖,筹募费用。校园美化工作如栽种花朵和蔬菜,大家齐献力。”

她在2014年成功出任校长,一步步掌握与教师和家长沟通的技巧,也在马接翁武华小担任校长时,观察及摸索如何管理启智班。

去年被调派到到香林华小,她继续安排各类活动,挖掘特殊儿的兴趣,培养一技之长,针对弱点做加强。

“我支持教育局的零拒收政策。对一般学生,只要能掌握三语及数学我就已满足;至于启智班,我称他们为无忧儿,我和老师尽量让他们与一般学生接触,透过义卖让他们了解钱财,盼培养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

谈起各个特殊情况的学生,她为香林华小家长们给予孩子的耐心及校方的配合而感动。“这些学生和家长,要的不是我们的同情,只是协助,所给予的关怀必须拿捏得当。”

她也呼吁家长把孩子尤其是特殊儿送到香林华小。启智班学生家长往往担心孩子会因为没考小六检定考试,而无法升到普通中学。但其实在小学,特殊儿童念到13或14岁,没考小六检定考试,还是能到没办启智班的普通中学就读。

 

带团圆导游梦

2004年,唐月胎圆了她的导游梦,考获导游执照。自此,偶尔会带旅游团,但大多时候,是带学生旅游,所安排的行程主要是课本上所介绍的大马自然生态景区。

她表示,通常选择较为冷门的旅游景点,比如东海岸、林明、珍尼湖等,她深信学生透过户外活动,可深入了解及学习科学知识,汲取课外经验。

“带了10多年,不论启智班还是普通学生,每一班都有机会。除了自然风景区,也带过学生参观国油双峰塔,听了两三个小时的讲解。”

她笑称,导游执照需要每年自费更新执照,加上校务繁重,今年她选择停止更新,不过往后还是会继续办户外活动,增长学生的知识。

 

资料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features/2020/03/10/330246 

董总 © 2021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 版权所有.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