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在旷野中,马来西亚何去何从?

dztg web page pic 015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的社会,总是充斥着种族歧视。……在我们的国家,‘种族’这一课题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我们出生到死亡,种族这一图腾已然烙印在我们的身上。从报生纸、身份证、结婚证、护照,到死亡证明,每位国民在'种族'的名义下被分类。毫无疑问,这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特色。”

 

以上摘要正是来自我国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笔下的自传回忆录《我的故事:旷野中的正义》(My Story: Justice in the Wilderness)。这本回忆录一经出版,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社会各界的轰动。书中除了记述作者的成长经历,更揭露了种种政治内幕。书中内容虽充满许多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但这绝不影响这本书的可读性。

 

作者在这本书中带我们走向各项“历史疑案”,此其荦荦大者,就有五一三事件、司法危机等。当时因言论自由的扼杀,这些事件被掩盖甚至被合理化。我在翻阅这本书时,感到震惊与错愕之外,更多的是失望与愤怒。我认为历史不应被掌权者所掩盖与篡改,更不应成为政客谋取利益的“武器”,它应时刻提醒国民:历史不能重演。

 

同时,这本“政治史书”道出了政治场域中尔虞我诈、政客不断出卖与典当自己的价值与底线,将个人利益凌驾于一切。我认为一个国家走向腾飞,或是倒退,完全取决于政治人物是否对改革存有政治意愿。倘若掌权者只为稳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而不断象征性地喊口号,以骗取选民手上的一票,拉拢党员成为“政治青蛙”,只会让国家不断倒退。

 

作者也在书中提及他对司法改革的决心,更提及了我国根源上的问题——种族主义。他记述社会上的种族政治狂热,是致使马来西亚独立了65年以来仍无法打破“种族观念”枷锁的一大原因。法国社会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提出的“群氓”非常符合这一现象,其指集体大众随波逐流、缺乏理性思考地作恶却无愧疚之心。我们必须理性独立地思考,亲自打开种族主义的潘多拉盒子,才能让社会免受种族主义的荼毒。

 

我相信书题中“旷野”二字,指的是我国的政治形态,更指我国的前路。显然,政治的肮脏、政客间的争权夺利、司法被干预、极端的种族主义,已让人民麻木不已,但这种纵容恶行、放弃自我价值判断权利的“平庸之恶”(The Banality of Evil)只会让“恶”毫无底线地延续下去,让马来西亚沉沦在黑暗的深渊中。唯有国民觉醒的一天,马来西亚才能拨开云雾,迎接正义的曙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