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芃莒

医生的笔

一位儿科专科医师,

一位父亲,

一个剑道和空手道爱好者,

一个相信世界即便再不可爱,

终究还有文字来抚慰人心的人。

Image

陈芃莒 - | 2022-12-20

坦白说,我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陈芃莒 - | 2022-11-29

我有一个工作电话号码,是用来和病人家属保持联络的。 虽説一开始设立这个电话号码的用意是爲了确保自己的私人时间不被打扰,但是想象和现实终究是不一样的,我还是会不分昼夜的收到来自父母或是医院的讯息或是来电。    

陈芃莒 - | 2022-10-28

“先把距离拉开,好好观察你的对手。”剑道课上,老师在示范的时候这么说。 我们两人的剑尖相差不到五公分的距离时,老师忽然向前踏了一步,将他的竹剑靠在我的剑上,占去了我的中路,然后顺势一斩,几乎在和我擦身而过的同时在我的头上砍了一剑。

陈芃莒 - | 2022-09-08

在美剧《金装律师》(Suits)中有一个角色名为刘易斯,他是负责训练一众助理律师,监督他们的工作表现的资深律师。刘易斯常常会把各种各样的工作指派给不同的助理律师,给他们设下完成工作的期限,并且对他们的工作质量都有很高的要求。可想而知,通常负责这种工作的人都不会被下属所喜爱。

陈芃莒 - | 2022-08-22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接到了急诊的电话,说要收进一个病人。 在听了急诊室值班医生对于病人病情的汇报之后,我问道:“她听起来并不需要住院啊。” “父亲说孩子很抗拒吃药,在家里尝试给她吃发烧药了却全都吐了出来,所以希望可以住院治疗。”值班医生说。 “孩子有自闭症。”值班医生最后补了一句。 我“啊——”了一声:“收进来吧。”

陈芃筥 - | 2022-07-21

作为儿科医生,我们有时候会在妇产科医生决定为产妇进行剖腹产的时候被要求到手术室去待命,尤其是那种紧急剖腹产,更需要我们在场,以确保宝宝出生之后的状况和安全。 毕竟妇产科医生没有办法同时兼顾母亲和宝宝,我们的存在就变得非常重要。

陈芃莒 - | 2022-06-28

在许多的生死关头,救或不救根本就不是非生即死、或是从生死之间选择其一那么简单的选择题,而是还有更庞大复杂的社会、经济、心理因素需要被纳入考虑当中。 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我们面前奋力哭喊,似乎在尝试告诉我们说:“嘿看看我,我哭得那么卖力,请不要放弃我!”的时候,我们的确应该做些什么。

陈芃筥 - | 2022-05-06

那一天早上我才刚到病房,一名驻院医生就满脸忧愁地凑前来说:“老板,我能和你谈谈吗?” 我心中嘀咕道: “ 七早八早的我连房都还没开始巡就有问题了?”可是还是对她点头道:“没问题,过来吧。”

陈芃莒 - | 2022-04-25

前些日子,我的病房里有个小女孩因为新冠病毒感染入院治疗,几天之后便顺利回家。

陈芃莒 - | 2022-04-04

前些日子我在理发的时候,理发师问我:“你们医院最近是不是来了很多新的实习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