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芃莒

医生的笔

一位儿科专科医师,

一位父亲,

一位剑道和空手道爱好者,

一位相信世界即便再不可爱,

终究还有文字来抚慰人心的人。

Reach Me

tanpengji@gmail.com

Image

陈芃莒 - | 2022-08-22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接到了急诊的电话,说要收进一个病人。 在听了急诊室值班医生对于病人病情的汇报之后,我问道:“她听起来并不需要住院啊。” “父亲说孩子很抗拒吃药,在家里尝试给她吃发烧药了却全都吐了出来,所以希望可以住院治疗。”值班医生说。 “孩子有自闭症。”值班医生最后补了一句。 我“啊——”了一声:“收进来吧。”

陈芃筥 - | 2022-07-21

作为儿科医生,我们有时候会在妇产科医生决定为产妇进行剖腹产的时候被要求到手术室去待命,尤其是那种紧急剖腹产,更需要我们在场,以确保宝宝出生之后的状况和安全。 毕竟妇产科医生没有办法同时兼顾母亲和宝宝,我们的存在就变得非常重要。

陈芃莒 - | 2022-06-28

在许多的生死关头,救或不救根本就不是非生即死、或是从生死之间选择其一那么简单的选择题,而是还有更庞大复杂的社会、经济、心理因素需要被纳入考虑当中。 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我们面前奋力哭喊,似乎在尝试告诉我们说:“嘿看看我,我哭得那么卖力,请不要放弃我!”的时候,我们的确应该做些什么。

陈芃筥 - | 2022-05-06

那一天早上我才刚到病房,一名驻院医生就满脸忧愁地凑前来说:“老板,我能和你谈谈吗?” 我心中嘀咕道: “ 七早八早的我连房都还没开始巡就有问题了?”可是还是对她点头道:“没问题,过来吧。”